"\u003Cdiv\u003E\u003C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22c60000179a1daabed5\" img_width=\"658\" img_height=\"1170\" alt=\"我的爱情,只差三分风水\" inline=\"0\"\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黑莓豆奶\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作者:黑莓豆奶\u003Cbr\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他家放炮就像打地道战一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凌晨两点,我半睡半醒间收到乔姐的微信,不出所料,她又和男朋友吵架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1\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乔姐是我大学同学,在这所女多男少的大学里,依然凭其自然不做作加上174的裸高俘获了一大批优质男粉丝。不提她现实版玛丽苏的大学生活,毕业后,乔姐进去了知名外企,不到一年,独立买房。而她现男友在与我们这些乔姐的狐朋狗友喝的酩酊大醉后,一手拍扁了大排档喝酒用的塑料杯,表示一定会对乔姐好,让我们放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接下来,男友全款买房买车装修。双方见父母送彩礼。我们私下商量红包大小,就等着收到喜柬那一天大家凑到一起再浪一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结果,乔姐告诉我们,她要分手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2\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他家逼我结婚,但是我还不想结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这是乔姐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某种程度上我们理解乔姐的心思。名校毕业、前途光明,自然想着趁年轻,在工作中再拼一把。即便现在提倡男女平等,但在职场中,女性终究因为生理原因错失很多机会。乔姐比别人多了几分运气,自然不肯错失良机。毕竟民政局不会倒闭,但是岗位说没就没。更何况放眼望去,连95后的年轻人都已经步入社会,这明争暗斗太犀利,这事业也太刺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乔姐,你这是鸡汤喝太多了。他们只告诉你男人遍地跑,可事实上其中几乎都是雄性动物。称得上男人的少之又少。和你事业比起来,二者都难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可是,如果我答应他家的催婚,婚后马上就会要我生孩子。还得是俩。说不定还得必须生男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3\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看乔姐发来的信息,我不由得想起之前上学的沿海地区,那是何等的重男轻女。\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乔姐和我都是北方人,相较南方贫穷且落后了一些,但是在我们眼中,重男轻女早就随着天花被消灭了。即便有特例存在,北方女人的刚强也断不许别人对自己女儿指指点点,就算自己亲妈都不行。可当我们第一次在南方县城里看到一群姐姐带着弟弟时,莫名感慨。不过,对于乔姐来说,生育已经不单单是为人父母的喜悦与责任,还是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乔姐不止一次的和我提到,她的上司,一个不到40岁的女高管,多次私下用自己的血泪史传授给乔姐人生经验。简而言之的概括:\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要么别生,要生趁早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当前,员工怀孕堪比企业大敌,动则两三个月的产假,时不时的孕检,产后不能压力过大,孩子太小不能出差加班,而且不!能!辞!退!以至于现在跳槽,HR都会故作神秘的问一句,“美女,还单身?”殊不知,这背后隐藏着多少机关算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老娘觉得自己就像一台电脑,脸是显示屏,身材是机箱,可我的处理器竟然不是我的脑子,而是我的子宫!”\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要不然,就优先结婚生子吧,三年内完事儿,孩子送到幼儿园,你就可以继续失业了。哦,不对,事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可我越和他相处,就越不想和他结婚。怎么办?”\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4\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生活充实到忙碌的人,在经济自由的前提下,都不需要恋爱。我曾和一个单身多年的小哥谈论了关于“单身、夫妻及三人家庭”的话题,现在依然记得小哥在听到我说“社会压力日益增大,家庭组成从夫妻二人有可能过渡到夫妻三人乃至夫妻四人的形式,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时,一副仇视淫妇的表情。也是从那时候我才了解世俗的婚姻往往是从实质出发应对危机而构成的,鲜有人会因为精神追求而选择白头偕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毫无疑问,乔姐还在和世俗对抗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你知道吗,这两年来我最有意义的一次电话就是听我同学讲他专业的超前的知识。我受够了每天听同事讲孩子车子房子,更受不了晚上回到家和他讲柴米油盐,我感觉看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看到乔姐发来的信息,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复。毕竟连我自己也在奢望能找到精神伴侣。可我没想到,真正让乔姐产生怀疑确实因为一个陌生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5\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没错,一个陌生人让乔姐对即将面对的婚姻生活产生了畏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事情还要追溯到几个月前,乔姐男友家做婚房装修的时候。那段时间,乔姐和男友每天出入各个装修公司、耗材商店,一天,乔姐未来的公公领着一个人来到还未动工的婚房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妈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大师!卧槽,大师!”\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大师已经是乔姐未来公公的熟人了,这次儿子结婚,老人家不敢怠慢,早早的请来大师看风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妈的,次卧不能睡人,主卧一年的窗帘不能打开,不然生不了儿子。\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卫生间的门不能超过一米二,不然风水不佳,妈的老娘怀孕了可能连厕所都进不去。\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你知道大师多有创意吗?大师让我们在客厅做一个喷泉。妈的,喷泉,我在里面洗*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 床头要朝着门,不然怀不了。卧槽,感觉我家被装成了妓院。”\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乔姐半夜一条又一条的信息轰炸,我在另一端看得目瞪口呆,突然一个激灵,婚姻,什么时候成了一场戏了。曾经以为相爱就能结婚,后来慢慢接受要考虑物质基础,甚至连精神追求都可以适当放弃。但如今,连生活的、作为女人的最基础的权利也被人指手画脚。更准确的说,是不如将女人植入芯片,只要听懂命令安分守己。乔姐的爱情,让我害怕,也让我嫉妒。\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6\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凌晨三点,将乔姐安抚好,但我已经清醒睡不着。借着手机屏幕漏出的光,狭小的出租房终于有几分像家了。就在十几分钟前,我还像情感大师一样安抚别人,可实际上,我心中是羡慕乔姐那段世俗的爱情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希望我的爱情无关第三人,希望与我的另一半撑得起生活。我希望我的爱情弥漫的不是玫瑰的味道,而是牛肉辣酱与新出锅的米饭混在一起的烟火气息。我希望自己有发胖的底气,也有减肥的动力。我希望明天出门就能遇到那个和我一起在大城市打拼的人,我们相识于两条街外的图书馆,在街头巷尾的小店里养成点餐的默契。会在压马路时心中想提同居,嘴上却又用吃甜品来岔开话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们以后不会留在大城市,要像乔姐一样,去一个环境好的三线城市,做一对休息时间好吃懒做的情侣,会一起买房子车子。可当他的家人、我的家人来干预我们的生活时,他会站在我的身边,不是身前,也不是身后,就在我的一侧。\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但幻想终究会随着手机闹钟的到来而告于段落。明天我会在上下班的公车上、路边的小摊旁继续幻想属于我的爱情风水何时到来。\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